多乐彩开奖结果今天|多乐彩官网
首頁
首頁  >  要聞

推動工業數字化轉型升級
訪工業和信息化部原部長、中國工業經濟聯合會會長李毅中

2019-04-15  來源:人民郵電報  作者:郭小紅 汪建

今年,工業互聯網被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報告提出,要推動傳統產業改造提升。圍繞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強化工業基礎和技術創新能力,促進先進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融合發展,加快建設制造強國。打造工業互聯網平臺,拓展“智能 ”,為制造業轉型升級賦能。如何通過數字化推動工業轉型升級?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的工業互聯網將扮演什么樣的角色?《人民郵電》報記者專訪了工業和信息化部原部長、中國工業經濟聯合會會長李毅中,請他進行深入解讀。

記者:我國是世界第一工業大國,但是大而不強。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國務院作出一系列重要戰略部署,持續推進信息化與工業化深度融合,深入推進工業轉型升級。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加快建設制造強國,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您對工業戰線很熟悉,是如何理解這一系列戰略部署的?

李毅中:工業是我們的立國之本,是實體經濟的主戰場。而我國現在的工業還是大而不強,如自主創新能力不強,綠色低碳轉型不快,產品還處在中低端,供給能力明顯不足。我國工業還存在著被空心化、邊緣化等問題,亟待轉型升級。

習近平總書記在多個場合,從創新驅動發展、科技體制改革、振興實體經濟、人才培養選拔等多個方面作出了闡述。學習領會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我體會到,推進工業數字化實現產業轉型升級,既是全球發展趨勢,更是國家戰略,必須把握機遇、長遠謀劃、統籌推進。發展的目的是推進工業、制造業轉型升級邁向中高端,加快建設制造強國。發展的路徑是抓好大數據、互聯網、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工業、制造業的深度融合,催生新技術、新產品、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推進生產力和生產關系變革。發展的關鍵是要自主創新、矢志不移地開展科技攻關,實現核心技術、關鍵技術的自主可控。

記者: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工業、制造業的深度融合,是推進數字工業的有效途徑。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把工業互聯網提高到國家戰略的高度,您認為這有什么重大意義?

李毅中:當前數字經濟已經成為新的增長動力,工業轉型升級也必須沿著這個方向走數字化道路。多年來,發展數字經濟大多從商貿、物流、交通、金融等領域入手,電子商務等產業已經取得了巨大成功,深入開展“互聯網 ”活動已有寶貴經驗。而工業是實體經濟的主戰場,應當是發展數字經濟的主要領域。數字經濟不是劃分行業的標準,而是新時代、新經濟的顯著特征。

我國工業門類齊全,有41個大類、191個中類、525個小類;體量巨大,年增加值30萬億元,世界第一;技術復雜,區域、行業、企業情況各異。推進數字化難度顯得更大,更需要探索實踐。這些年,我們體會到,打造數字工業要抓好智能制造和工業互聯網這兩件事,而工業互聯網又是實現智能制造必備的前提條件,要從企業、行業、區域到全國穩步推進。在發展工業互聯網方面,2017年11月,國務院就印發了《關于深化“互聯網 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2018年6月,工信部印發《工業互聯網發展行動計劃(2018-2020年)》;2019年1月,工信部印發《工業互聯網網絡建設及推廣指南》。這些決策部署和規劃政策,為我國工業互聯網的發展指明了方向,提出了要求,增添了動力。

記者:在用新一代信息技術推進工業轉型升級方面,制造業、互聯網和信息技術等各類企業優勢互補、跨界融合、積極推進、大膽探索,為工業互聯網切入工業轉型升級積累了經驗,提供了可推廣、可復制的模式。您一直就工業轉型升級的課題進行深入調研,請介紹一下了解到的情況。

李毅中:好的。目前,我國一些工業企業已經開展以智能制造為核心、各具本行業特點的創新和改造升級,發揮了市場主體作用。

生產資料制造企業在已有技術裝備的基礎上,擴大、豐富數據的采集、分析和應用,將生產制造由自動化提升為智能化。貴州振華新云電子元器件公司生產片式坦電容器,在已經實現自動化的生產線上加裝“機頂盒”,采集生產環節各項數據,通過分析優化,提升了良品率。

生活資料制造業與市場關聯緊密,重在產品開發、創建品牌。浙江寧波慈星公司主業為針織,在成功推進個性化規模定制、柔性化智能制造的基礎上,研制出針織智能機床和工業機器人并在行業內推廣。

電子產品制造企業打造智能化生產線,生產智能終端產品,有效提升生產效率和質量。華為的手機和富士康的亞馬遜電視控制器制造車間,通過改造外購設備和自研設備相結合,實現全流程數據采集和實時分析,能夠自我調整工序參數,并能預警、預測和定位設備故障,保證了優質,創出了品牌,產品暢銷國內外。

生產制造的智能化還催生了新的生產組織模式。沈陽機床以i5智能機床為基礎,連接用戶和社會制造資源,形成基于數據的制造云平臺。鼓勵員工承包機床成立“單人企業”,自主承接本企業任務和云平臺上其他用戶的訂單,形成聚合眾多“單人企業”的平臺經濟。多要素的價值分配新機制,顯著提高了員工積極性和設備使用率,據測算,生產效率提升了70%,員工收入提高了177%。

互聯網企業近年來發揮優勢,關注并加速與工業、制造業“跨界融合”。阿里云是其中的典型代表,經過多年努力于2017年6月發布了“ET工業大腦”,建立起包括產品數據、工藝數據、生產數據、監測數據在內的工業大數據分析系統,幫助企業優化生產過程、提高良品率、降低能耗物耗、實現故障預測并進行預防性維護,去年已有十余個典型案例。例如,阿里云幫助中策橡膠對橡膠密煉過程數據進行分析,提出工藝參數優化建議,實現密煉時長減少10%、密煉溫度降低10℃,降低了次品率和能耗。跨界融合的共同點是制造企業建立完善的數據采集、整理系統,向信息技術企業提供數據源;信息技術企業發揮“算法”和網絡的優勢,經計算得出規律,提出診斷建議;制造企業再將其轉化為工藝和裝備的改進。而整個過程都要依托工業互聯網來實現。

調研中還發現,沈陽格微軟件利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幫助制造企業對工藝流程、制造工序進行數字化和軟件化改造,把多年積累的紛繁復雜的操作規程簡化為通用的操作軟件,提升了精準制造水平。

記者:推進數字工業,大型骨干企業有自我開發能力,而大量中小企業缺乏人力、財力,這就需要打造專業化服務平臺,提供數字化解決方案。請您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情況。

李毅中:數字化解決方案服務平臺的構建大致有兩種類型。一類是由信息技術企業發展而來的,除BAT等超大型互聯網企業外,較多的是針對某幾個制造行業更具實用性的解決方案提供商。如浙江中控科技集團依托浙江大學的雄厚實力,以流程式制造業為主要對象,打造工業操作系統,并提供智能控制儀表、儀器和工件;又如深圳華龍訊達與騰訊合作,面向機械、汽車、化工等行業提供設備數據采集和分析解決方案。

另一類是由制造業企業自身實踐提升轉型發展而來的。一些龍頭企業將自身數字化轉型的成熟樣板打造成對外服務的解決方案,進而成為行業的服務平臺,如中國航天、海爾、紅領、三一重工等。沈鼓集團打造設備“云醫院”,為用戶提供設備監測、故障預判等服務,有效減少了設備停機,為用戶降低運維成本30%,提高運維效率45%。富士康認為工業互聯網的核心在于車間內的邊緣層,為設備提供控制器、傳感器,云計算落地為“霧計算”,滿足工業場景的操作實時性、數據安全性和運行可靠性等要求。

他們的共同點是將信息技術(IT)、數字技術(DT)與生產制造操作技術(OT)相結合。

記者:推進工業數字化、智能化,國際國內已有多年,認識也在不斷深化。如美國通用電氣公司(GE)2012年組建了工業互聯網聯盟,卻于2018年宣布出售其Predix工業互聯網平臺。這一消息引起國際同行的關注,從中我們得到什么啟示?

李毅中:去年9月我帶領政協的調研組到廣東調研時,大家也在議論這件事。我認為,關鍵在于要總結GE的經驗教訓。GE在從為企業內部和外部客戶服務轉向為所有工業行業服務的過程中,存在“主賓錯位”“本末倒置”的誤途。GE由信息技術部門主導業務轉型,花費數十億美元,雇用數千名軟件工程師,收購云服務和物聯網公司,推進Predix平臺建設,卻忽略了工業行業本身的復雜性、個性化及用戶企業的實際需求。這最終導致信息技術和實體業務兩張皮,切合工業場景的實際應用欠缺而難以為繼。目前,GE已將其工業互聯網戰略從打造通用平臺轉變為聚焦電力、航空等核心優勢領域的數字化解決方案。GE的經驗教訓值得借鑒,對我們的啟示是,新一代信息技術的引領、助推作用要落腳在與具體工業行業的跨界融合上,由于各工業行業千差萬別、各具特點,因此,每個行業都需要專門研究,結合具體應用場景,解決實際問題。深度融合的核心是信息技術與工業技術的融合,從而提升高端制造技術能力,突破關鍵零部件、元器件和關鍵材料的瓶頸,助力制造強國建設。

“數字產業化”是手段,“產業數字化”是目的。在工業轉型升級過程中,企業必須是主體,要從企業做起。企業發展智能制造、打造工業互聯網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企業內部物理單元和控制系統融為一體,從生產線、車間、工廠到企業,有步驟、分層次地實現數字化;企業外部與供應商、銷售商、投資人、用戶等利益相關方互聯互通,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和社會生態;發揮公共服務平臺作用,中小微企業可以直接上云;骨干企業發揮龍頭引領作用,復制、推廣、擴展典型應用和解決方案,進而形成行業、區域數字工業。

我國工業各行業狀況不同,地區和企業間發展水平參差不齊,不少企業尚未實現自動化,還有一些甚至要補工業2.0的欠賬。因此,企業必須從實際出發,按照自動化、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路徑,補短板、強弱項,要尊重規律、循序漸進,防止千企一律、一擁而上。

記者:您前面介紹了不同類型企業優勢互補、跨界融合、共同推進數字工業的成效,目前還存在什么問題?尤其在構建工業互聯網方面還存在哪些困難?

李毅中:通過調研發現,從企業層面,確實還存在不少困擾和難點。在認識、認知方面,一些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意識不足,有一些國有企業面對考核壓力,缺乏大膽實踐的勇氣,部分企業負責人因難以在任期內見到成效而缺乏數字化轉型的內在動力,甚至發達省份也反映普遍存在“數字化服務商熱、用戶企業冷”的現象。在知識技能方面,大數據產業的創新能力、支撐水平仍不夠強,面向各行業的大數據產品和解決方案少,一些工業企業對大數據技術掌握不夠,數據資源挖掘、加工不足。對于這些發展中的問題,企業、行業、地方以及國家相關部門都在采取措施。

具體到工業互聯網領域,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的問題最為突出。我國現有工業互聯網平臺基本都建立在國外基礎產業體系之上,所依賴的智能裝備、自動控制、通信協議、高端工業軟件等產業鏈命門還掌握在別人手里。當前,我國業界對工業互聯網的內涵和架構認識還不夠一致,各方發展重點不同,力量分散,對工業操作系統等核心技術的研發力度明顯不足。工業現場通信協議多種多樣,缺乏通用的接口標準,制約了工業互聯網的部署。我們需要加強規劃引導和技術攻關,實現核心技術、關鍵技術的自主可控。

針對這些問題和差距,調研中專家們提出了不少好的建議。歸納起來,一是要加強基礎理論和核心關鍵技術創新。組織研究力量對短板進行系統梳理,分層次明確分別由國家、地方、行業、企業主導開展。在工業互聯網領域,從設備、通信、控制、應用等層面明確技術架構和發展重點,組織相關企業和研究機構對工業控制、高端工業軟件、工業操作系統等核心技術加強攻關。

二是抓緊技術標準規范的制定、修訂。針對工業領域種類繁多、技術各異的異構網絡,探索互聯互通機制。制定基礎共性標準、應用標準和安全標準,面向特定行業制定一批專用標準,促進通信協議兼容轉換和設備互聯互通。

三是產學研用相結合,促進信息技術與工業技術融合集成。引導和支持制造業企業、軟件企業、互聯網企業、科研院校等加強合作,開發工業行業數據處理分析技術和工具,開發工業應用解決方案。建設一批高質量服務平臺,提供專業化服務。

四是在工業互聯網推進方面,要加快實施路徑研究。明確企業、行業、區域和跨行業、跨領域不同層次的發展重點和路徑,引導各方協同推進。借鑒國外先進經驗,用市場化方式逐步建立起全國工業互聯網的合理架構。

記者:近年來,社會和群眾反映網絡信息安全問題突出,給國家和民生帶來損失。具體到發展數字工業方面,存在什么問題,應該如何防范?

李毅中:目前,我國工業控制系統安全問題嚴峻,存在一些技術管理隱患和被攻擊的風險,“牽一發而動全身”,一旦失誤,損失巨大。并且,工業互聯網的推行意味著數據的高度集中,也導致安全風險的集聚,一旦發生數據安全事故或遭惡意攻擊,將涉及國家安全。再有就是,數據權屬和責任不清,有些大數據服務商在未獲得授權的情況下,私自采集和使用企業數據和個人信息,數據安全得不到保障,使企業和用戶因擔心數據丟失泄露而不愿將數據交給服務商,限制了數據價值的發揮。

要研究界定工業數據采集應用的范圍和方式,明確相關主體的權利、責任和義務,對重要工業數據的保存、加工與處理、備份、遷移以及跨境流通等進行規范管理。要整合優勢力量,對工業控制安全問題進行系統研究,加強防護技術研發,提升漏洞挖掘與檢測、風險評估等安全技術能力,建設國家工業控制系統安全監測與預警平臺。據悉,國家工業信息安全發展研究中心正在開展這方面的工作。要嚴格執行《網絡安全法》,健全網絡信息安全法律、法規,制定細則、辦法和司法解釋。依法加強對涉及國家利益、公共安全、商業秘密、個人隱私、科研生產等數據的保護,加大對違法違規行為的懲戒。

記者:工業互聯網的應用提高了生產效率,減少了用工,降低了成本。但也出現了崗位減少的擔憂,同時也出現了部分員工不適應的困擾。那么應該如何正視并解決與“穩就業”的矛盾?

李毅中:您提到的這兩個方面的問題確實存在。一方面人才缺乏,另一方面再就業問題不少。2018年5月,在與法國數字工業代表團的交流中了解到,“法國就業委員”專門研究表明,到2025年,法國經濟數字化轉型可能帶來10%現有崗位的減少。

那么如何應對?一是加強復合型人才培養,鼓勵信息技術企業、互聯網企業和工業企業參與,與高校和專業機構聯合培養復合型人才。二是加強對工業行業人才的再培養,提升其數字知識和運用技能,適應數字工業的要求,引導人才合理雙向流動。三是鼓勵和支持各地方發展為數字經濟配套服務的產業,還可以結合有用工缺口的行業,通過政策、資金支持組織開展下崗工人再培訓,促進再就業。浙江省近幾年發展數字經濟、“機器換人”,減員200余萬,約占該省二、三產就業人數的6%,通過發展相關服務業、培訓轉崗和社會消化吸納,保持了穩定。又如貴陽市高新區,到2020年將通過發展大數據產業和配套服務新增就業崗位4.2萬個。華為手機和富士康電視控制器生產線在數字化改造前后,員工數量分別從80人減少到15人,從318人減少到38人,兩個企業對員工進行再培訓、再上崗,沒有出現失業現象。他們的經驗值得總結借鑒。

關鍵詞:華為手機 中控科技 工藝參數優化 要素的價值 工業行業

多乐彩开奖结果今天 山东时时后一走势 22选5全国开奖吗 江苏体彩玩法介绍 足彩胜负14场二等奖 专业彩票网站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幸运分分彩合法吗 时时彩计划送28元彩金 今天体彩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 香港特马今日开奖结果王中王